高铁隧道多少钱一米包工(高铁护栏多少钱一米)

扫码手机浏览

在常年40℃到45℃高温的横断山脉铁路隧道里,机械轰鸣,施工紧张,普通人进去坚持半个小时都很难,山东交通学院毕业生、中铁二十三局集团大瑞铁路项目副经理兼架子队队长刘相贞却进洞一待就是一整天,有时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随便扒拉两口填饱肚子就了事。

这样的工作状态,刘相贞一干就是14年,5000多个日日夜夜。

山东交通学院毕业生、中铁二十三局集团大瑞铁路项目副经理兼架子队队长刘相贞。学校供图

2008年,刘相贞从山东交通学院工程机械系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毕业,来到中铁二十三局集团工作,被分到位于横断山脉腹地的大瑞铁路项目部,成为杉阳隧道斜井工地的一名见习学员。

刚开始,刘相贞不用总往工地跑,工作也相对轻松一些。但他还是喜欢机械专业的“老本行”,一有时间就跑到隧道里,除了统计进尺、方量等数据,还非常关注隧道掘进、支护、衬砌等现场技术工作,一遇到什么问题,就打破砂锅问到底。

“做业务也是做人,选择一份工作,就是选择自己的事业,要尽职尽责地做好,把这一行学精弄通,干出个样来。”刘相贞说,凭着这份刻苦钻研的劲头,他很快如愿以偿,被分派到杉阳隧道斜井当技术员。

隧道的施工环境往往比较恶劣,刘相贞所在的杉阳隧道,则是我国铁路项目首次穿越横断山脉的隧道,地质条件复杂多变,光隧道斜井入口的通道,就有近40度的斜坡,从上往下看,黑漆漆深不见底。此外,隧道内断裂带空腔涌水、软岩突泥等地质灾害频发,隧道内的平均温度在40℃以上,掌子面施工作业温度经常达到45℃以上。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刘相贞每天进洞工作一干就是一整天。

“早晨6点起床,晚上11点半睡觉,忙起来甚至顾不上喝水休息。”刘相贞说。

然而,隧道施工光靠个人的技术和拼命是不行的,上百台机械设备、千余名施工作业人员,更需要团队协同作战,要靠集体的力量。随着杉阳隧道施工难度的不断增加以及项目资金的紧张,一些施工的包工队见“无利可图”,纷纷“撂挑子”走人。“当时除了看工地的人员没走之外,其余的包工队全部撤了。”刘相贞说。

在这种情况下,集团公司决定直接组建架子队。2012年,刘相贞被任命为集团一公司大瑞铁路第三架子队队长,负责杉阳隧道进口施工。“在大学期间,我担任过班长和自律部部长,积累了一些与人沟通、团队协调的经验。”刘相贞说。

临危受命,刘相贞没有退却,平常看上去有些沉默寡言的他,反而开始大刀阔斧地整顿工作纪律,清退不听指挥的员工,直接从项目驻地招募当地村民参加架子队的工作。

关键时刻,面对这些从未参与过架子队工作的村民,刘相贞亲自教、亲自带,一边招募人员组建队伍,一边狠抓员工技术培训,一段时间下来,硬是把一群不懂技术的村民,培育成了一支业务熟练、工作勤勉、特别能战斗的架子队,创造性地建立了以驻地农村为劳务基地的管理经验,牢牢牵住了安全、质量、进度和效益的“牛鼻子”。

“做业务就是做人,人心齐,泰山移。”刘相贞说。他始终相信通过提高员工的技能,整个团队的成员都一专多能,就能战胜困难。在他的带领下,第三架子队压缩了人员数量、提高了个人待遇,也增强了战斗力。2013年至2016年,不仅隧道施工速度较以前有了显著提升,刘相贞带的架子队风雨同舟,战胜了高风险隧道突泥突水、围岩破碎等重重困难,还在项目部创造了安全质量进度“三连冠”的骄人业绩,成为一支能征善战的“明星”架子队。

“刘相贞上学时就是个非常踏实、能吃苦的孩子,工作、学习总是充满了激情,感觉有使不完的劲,真有一股子‘爱校、敬业、务实、创新’的交院人精神。”刘相贞的大学辅导员丁代存说。

今年,备受关注的国家重点工程大瑞铁路项目历经十四载艰苦奋战,终于迎来了施工生产的“决战年”,这也是刘相贞与绵绵苍山为伴、与冰冷岩石较量的14年。“我就是想通过不断地学习钻研,掌握核心施工经验,攻克我们面临的隧道难题,让交通更便利,让老百姓更幸福。”刘相贞说。(本报记者 魏海政 通讯员 周颜玲 孙琳)

来源: 中国教育报

本文由施工网原创或收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