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鸡一斤多少钱(天纪易经书在线阅读)

扫码手机浏览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李艺爽摄

东门的老宅很宽敞,有庭院,门口还有块空坪紧挨着党校的围墙。墙那头是党校的枇杷树,墙这头是自己家的芙蓉树,夏天满树枇杷缀在墙头,姐弟们各显神通入嘴为快;秋天芙蓉红白相间开在绿叶里,我们在树下戴着花过家家。总有一群大大小小的鸡叽叽喳喳地跟着我们的影子,跳跃在记忆的画面中。

春天,毛茸茸的小鸡买回来,大米撒一把,便跟在我们后面,像滚动的嫩黄色小绒球。不知道宠物是什么的我们,放学回来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去看看小鸡是否安好,有没有让老鼠偷了去。放下书包,拿上小铲,就领着小鸡沿着围墙放养去,抓住毛毛虫扔到鸡群里,看一群小绒球抢得人仰马翻,我们在边上乐不可支。

春去秋来,小鸡们逐渐长大,每天清晨在公鸡熟悉的啼叫里,大人们陆续起床,开始锅碗瓢盆的一天。母鸡在“咯咯哒咯咯哒”的叫唤中产下鸡蛋。公鸡个大,全身金黄油亮,偏偏尾巴毛色漆黑,鸡冠火红硕大,顶冠分为三叉,正是“峨冠装瑞玉,利爪削黄金”。它们昂首挺胸地在庭院里踱来踱去,时不时飞上芙蓉树高声啼叫,宣告着自己的领地。若是有两三只公鸡,互相打斗得鸡毛满天飞,拿着扫把才能强行分开。鸡群围攻偷吃鸡食的老鼠更是常见。旧时砖瓦房在春夏之交时常有蜈蚣出入,家里养着河田鸡便可无忧。隐约记得爷爷和我们说过,这鸡在古代曾被赞为“斗鸡之雄”选送进京都。

到了中秋或春节,大人们杀鸡时,会刻意避开我们,待日暮西山,一盘黄澄澄的鸡肉摆上桌时,我们方醒悟到,朝夕相处的它们已经成了盘中餐。虽然内心隐约有点难过,但对碗中的鸡腿完全没有抵抗力,早就忘记了上学前眼泪汪汪警告大人不许杀鸡的决然,抓上就啃。

我最喜欢热腾腾刚出锅的鸡肉,总站在砧木边守着切盘,母亲看不过我的馋样,会悄悄塞一小块到我嘴里,不需要任何调料,肉的甘甜鲜香直达脑后。无论是白斩鸡还是盐酒鸡,都会按部位分配给全家,鸡腿给孩子,鸡翅是爷爷奶奶的。金黄的鸡皮下雪白细长的鸡肉纤维,轻轻抖动就能骨肉分离,配着青绿的葱和嫩黄的姜,嫩滑劲道,润而不腻,满屋都是香气。爷爷坐在中间,几杯米酒下肚,将年纪最小的堂弟抱在腿上,给我们讲河田鸡的神话故事:宋朝以来汀江航运通畅,汀州户有余粮,民风淳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一日,天降金凤凰赐福汀州,不料金凤凰途中遭恶人捕杀,重伤后被河田一老婆婆藏于家中的米缸。恶人欲放火逼出金凤凰,惹怒天神,命电母将恶人劈死。金凤凰因受伤过重无法重返天庭,留下一对金蛋后化身温泉数眼,报答河田人民的救护之恩。金蛋因滞留凡间,孵化出一对金鸡,浑身金羽,勇猛忠诚。金鸡的后代长长久久在河田繁衍生息下来,演化成现在的河田鸡。故事讲完,爷爷会举着筷子说:“一个鸡头七杯酒,一对鸡爪喝一壶”,我们姐弟皆不以为然,鸡头鸡爪哪里比得过鸡腿香!

在我小时候,家家户户多少都养着鸡鸭,甚至还有喂猪的邻居,既可以应急出卖补贴家用,也是逢年过节祭祀、改善伙食的必需。河田鸡得名于产地——福建省长汀县河田镇,是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它骁勇善战,能看家护院、驱赶蜈蚣游蛇等毒物。

河田镇根溪村的黄家婆婆曾养过一只河田公鸡,取名“乖乖”。乖乖曾经勇斗闯入家中的毒蛇,因为护主有功,黄家婆婆不舍得宰杀,一直小心饲养,直至寿命超过11岁,是鸡中“百岁老人”,引来媒体采访报道,成了一只响当当的“名鸡”。河田鸡出名后,有不少商家将鸡苗运往各地养殖,可是无论如何精心照料,口感都远不如长汀当地养殖的好,这大抵就是南枳北橘了。有专家出来论证,除却长汀优良的生态环境外,汀江两岸丰富的稀土矿或许也是河田鸡优于其他鸡种的秘密所在。

转眼就过了吃鸡时鸡腿一定放在我碗里的年纪,儿时随处可见的“河田鸡”,如今想吃却不再随处可得。满市场都是正宗河田鸡的招牌,只有资深的主妇或吃货才可在鱼龙混杂的鸡群中,准确地识别出放养的河田鸡,价格也从普通禽类的价格飙升到五六十元一斤。

河田鸡的“三黄三黑三叉”是其特点,识别的方法有认鸡冠的:鸡冠什么颜色,从哪里开叉开几条叉;有认羽毛的:色泽是否油亮,哪里黑哪里黄,拨开羽毛看鸡皮又是什么颜色;还有认鸡爪的:是否强壮有力,头趾多长多粗;还有人最直接,以吃到嘴里的口感来识别。母鸡要嫩,公鸡要老,肉韧皮脆,不吃光看颜色就能诱人口水长流。这些年吃得多了,也有了自己独特的识别秘诀:毛孔清晰排列整齐、切成块后鸡皮边沿微微翘起、鸡胸肉香而不涩……河田鸡的烹饪方法也从白斩鸡、盐酒鸡、清炖鸡汤演变得数不胜数,有老饕总结:怎么烹饪根本不重要,食材好就好吃!

河田鸡正日益成为汀州的美食品牌代表,圆了不少追寻者口福梦的同时,还承载起了不少农户发家致富的重任。每当驱车郊外,遇上散养的鸡群在田间撒欢找食,就忍不住找到主人,讨价还价一番带回去两只,以飧家人。

这诱惑如何挡得住!

本文由施工网原创或收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